豌豆荚

豌豆荚设计奖第 201 期

MONO

用有趣的方式看世界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分享到好友或朋友圈了

MONO

互联网高速的信息传输效率使得内容井喷式地增长,虽然优质内容的总量也在快速增加,但它们都被噪音与时间迅速淹没在互联网中。《连线》前任主编克里斯·安德森说过一句话:「一种形式的充裕必然带来另一种形式的稀缺」。在内容冗余,噪音庞杂的互联网信息时代,需要有人将内容有效过滤,并进行整理与归纳,将真正有价值的内容递送到读者手中,而 MONO 正是为此而诞生的。

本次我们邀请到 MONO 的创始人于向飞,让他和我们一起来聊聊 MONO 背后的故事。

最初是因为什么而选择开发这款应用的呢?

首先扮演的,就是内容整理者的角色。另外,新闻资讯等时效性较高的信息传达需求已经被各类新闻客户端解决的很好了,但保鲜期较长的「杂志」型内容(以文化、审美和见识为主)的承载和投放需求还没有被很好的解决。这也是 MONO 出现的另一个原因。

目前我们已经和几十家高质量文化生活类媒体合作,包括全球最牛逼的文化媒体 VICE,国内老牌独立生活类杂志 VOICER,他们的价值在于让大众看到不同人的精彩且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得到选择自主生活的力量和勇气,以及对迥于自己生活形式的宽容。

将他们生产的优质内容进行挖掘、整理和再生,并递送到更多人手中,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儿。

做这款应用时在交互或者设计方面有过怎样的考量呢?

原研哉在与阿部雅世对话提到,设计的思路无外乎两种:加工和改变世界为目的的「棍棒系统」,和以保存物质和智慧为目的的「容器系统」。对于 MONO 来说,最重要的首先是解决「容器」的设计。我们考虑到作为内容的「容器」,既要满足内容在自动装入时信息传达的准确性,还要保证形式上简炼的的美感。

这里我多说一句,现在流行的所谓「扁平式设计」,实际上是对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设计理念思潮,「国际主义风格 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Style 」的拿来主义。「国际主义风格」强调简洁、可读性和客观性,重视信息传达的效率和元素之间的关系,崇尚通过理性分析和实验制造可靠的系统性设计。之所以现在又重拾起了国际主义风格,也是因为信息爆炸需要更有效率的视觉传达形式。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很喜欢的一本英国杂志 Monocle,从它第一期开始,对于文章的标题、正文的版式,图文混排的版式,甚至于广告的样式都使用了十分严格的规则。之后每期都会进行一些细微的调整,到了第五期之后,系统就变成了一个稳定的「容器系统」,可以适用任何一种内容的装入。

在通过多次的试验和对信息的权重分析后,最终MONO得到的是一个稳定而优雅的「容器系统」,无论什么样的内容装入,都会找到自己合适的容器,融入到系统之中。

在这一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功能点么?

日报的「下拉式」内容获取是 MONO 最鲜明的标志级交互体验。通过经验和观察我们可以看到,普通人一天消费的内容不会太多,15 条到 20 条内容已经是极限了。在设计 MONO 日报时,我们尝试使用了每次下拉都只让用户得到一条内容的交互方式,通过这种方法将用户消费内容的效率降低,而增加了对每一条内容的专注程度。同时,人对于「未知」是有期待感的,这个交互有趣的地方在于,在看到下一条内容之前,你并不知道它会给你什么。

我们为此也在内容和设计上做了很多尝试,从一开始只有文章,到现在有了图册、视频、9 宫格图、游戏等多种不同形态的内容。这让人在阅读时有更多的期待,并且可以有效地打断疲劳感。形式还在不断地增加,后面会有音乐、更多交互性和社群性的内容。

开发的背后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么?

最有意思的可能是 iOS 工程师掌握了 Android 开发,并写出了一个体验很赞的 Android 版;后端工程师熟稔了前端前沿技术,将 Bounden 这个 3D 游戏移植到了 HTML5;以及设计师学会了如何算账和发工资

产品再之后的想法是什么?

在未来,我们希望将有能力生产优质内容的人连接起来,形成编辑沙龙和拓扑式的编辑部,尝试传统内容生产方式向移动互联网迁徙。与此同时,寻求为媒体/媒体人创造品牌和经济价值,这也是一个基于内容服务的平台必须要做到的。

另外,MONO 的用户是一群有意思的人,我们会尝试基于内容和兴趣制造社交,让用户从剧场模式进入游乐场模式,在 MONO 中找到兴趣相近的人和群体。

MONO
32.68M · 75 万人安装 · 9月12日更新

用有趣的方式看世界

随便看看